废物生存指南

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

【压切宗】 旧情人 (下)

   “在爱情这件事上你如果考虑起自尊心来,那只有一个原因,实际上你还是最爱自己。”*

  
  宗三和长谷部之间从未有过所谓真情剖白 ,长谷部并非宗三的第一次,而他在过去的二十年里,确实不曾言爱。

  像宗三这样的人,面上看起来温柔无害,骨子里比谁都傲慢冷淡,一旦主观感到危机便登时竖起一身的刺将对方逼退不留余地。

  所以在宗三看来,在不清楚对方的心意前先把自己剥皮拆骨一颗心赤裸裸地摆出来是愚不可及的。毋论各类文学作品把一厢情愿美化得如何催人泪下,说到底它还是要走向不得善终的结局。

  爱情里付出必然是双向的,即便你是一头恶虎,我也要等你愿意在我面前收起一身煞气温顺地蜷成一只家猫再将自己剁碎了助你一顿饱腹。这是宗三的信条。

  

  这就导致宗三在与长谷部的关系里必然是乐此不疲试探的一方,而这试探的前提,不管他自身有无意识,若非已抑制不住要倾覆真心,何必劳心劳力患得患失踌躇着不肯往前半步。

  
  药研怔了一怔,看着宗三道,“我恐怕除了你们俩,没人不这么觉得了。”

  宗三笑了笑,只觉得喉咙里扎着鱼刺的地方疼得厉害。

  
  那时宗三说出分手,不算是认真的,但也并非全无那个意思,其中还是试探的意味更甚。他想长谷部要是对他有半分与自己一般的心思,也不至真的和他就这样掰了。宗三本是打算泰然自若的对长谷部说自己只是在开玩笑,就你这德行我要是不要你你不是得孤独终老了。可是看着长谷部依然无虞的脸色,调笑的言语就在嘴边,却生生又咽下去。

  他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说,嘴张了张竟不知该说些什么,质问长谷部四年来对自己到底有无半点上心?还是嘲笑自己在本就不担责任的关系里过于较真?宗三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他有他的骄傲。

  宗三心头涌上一阵陌生的酸涩,而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他不晓得这缘何而来。他心道不过是时间长了些也真值得自己难得的有些低落起来。

  每个人能有多省得自己谁也说不好,至少宗三那时没能懂得这是缘于自己对长谷部早已不只是上心的程度。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

  
  和长谷部的分手没有立时带给宗三太多的负面情绪,他依然八面玲珑长袖善舞,迎来送往之时不带一丝沮丧神色。

  彼时片刻的低落宗三没有放在心上,他的漫不经心绝非伪装,或者说,绝非刻意伪装。宗三从不将脆弱摆至人前,久而久之好像对难过的感应都比旁人迟钝些许。一张笑意盈盈的脸连自己都骗过去。

  宗三再次感到似曾相识的心酸是在分手第二年的圣诞节,他收拾东西的时候翻出一条围巾,burberry的招牌格子不是宗三一贯的风格,是他前一年预备给长谷部的圣诞礼物。感情这事很难说明白,天知道一年来无动于衷的宗三为什么会看着一条围巾鼻子一酸差点掉了眼泪。他突然想明白很多事,比如,长谷部板着脸点头结束双方四年的关系是自己心头的酸涩叫做不舍。宗三从前觉得不把喜欢说出口便能守住自己最后的尊严不会输掉。可他毫无疑问还是一败涂地。

  
  宗三推开店门,被一阵风吹得缩了缩脖子。天要凉下来了,不知还有没有那个幸运得到一个拥抱,他这么想着。药研在他身后说,“长谷部今早的飞机,应该快到了。”

  
  宗三到家换了衣服倒回床上,这次他很快睡着了。梦里又看见了长谷部,宗三大二那年夏天,貌合神离的父母决定和平分手,他搬进了江雪的房子,却在下课后恍惚着又回到了父母家,雨点很应景地砸下来,宗三盯着紧闭的门感到一阵悲戚,掉头离开时却碰见撑着伞的长谷部,宗三紧绷的神经竟骤然松弛下来。现在想来自己和长谷部相识以来种种巧合说不定还真有点命中注定的意思。

  小夜来叫醒他下楼吃饭,突然道哥你怎么哭了,宗三抬手摸了摸脸,笑说我刚才在梦里拔了一根刺有点疼。小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宗三第二天请假挂了个号把喉咙里执意不肯松脱的鱼刺拔了。出了医院他拿起手机拨了个熟悉的号码。

  “宗三。”那头传来长谷部没什么起伏的声线,却隐隐带了诧异和雀跃。

  宗三笑起来,“你还有条围巾在我这,要见一面吗?”



——END——    

*:出自【英】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这次更新拖了快一个月真的不是我懒癌发作···其实这篇文有一部分算是我本人的故事,但是我感觉还是与我的初衷不同了。我的文字功底并不好,曾经也自我厌弃到好几年都没再写过文,我不知道我所写的是不是足够表达我所想的,所以如果看到这个故事的你们能够明白宗三那份心情的话,真是再好不过了。

  感谢每一个读到这里的小伙伴。

评论(9)
热度(46)

© 废物生存指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