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生存指南

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

【压切宗】Loveholic (1)

现pa 大量私设 大量江宗情节及边缘性人格障碍描写注意避雷

O!O!C!

应该是个中篇

每次发文就像见丈母娘一样紧张··· 以及这一章半点压切宗都没


  长谷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长发是极清浅的蓝色,在脑后高高束起,刘海左边比右边长一些,身着剪裁合身的白色西装,与发色一致的衬衣映着白皙脸庞,手腕上一串佛珠却显得有些突兀了,清秀的眉眼微敛着,靠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举止优雅地喝茶。看着倒是柔弱无害的模样。

  作为让法务大臣左安吉每每提到都掩不住骄傲神色的长子,江雪左文字自然不是看上去那般淡漠无为的。成绩二十几年如一日的傲人,却未顺从父亲的意思进入内阁而是接管了其母留下的出版社。S.Z.出版社曾经也可谓是出版业巨头,但七年前江雪的母亲过世后便一路走向衰落。江雪接手后厉行改革,短短两年资本扩张便走上正轨,一路兼并收购成立了大型出版集团,其雷霆手段业界皆有耳闻。

  长谷部脑中又闪过好友鹤丸说起这个竞争对手时气恼又不乏赞赏的语气,心道这人到自己这来莫不是公司事情繁冗导致压力太大需要排解?毕竟这些年的人上人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见长谷部进来,江雪微微欠身,然后便是出于礼节的一番寒暄,不过因着江雪一张时刻写着我不高兴的脸和长谷部的严肃神色令气氛平白冷了几分。


  江雪从长谷部的医院出来时也就下午三四点的光景,不过江雪还是直接驱车回了家。江雪素来有应酬能推便推,不能推在也一定是要在九点半之前离开的,而且自母亲去世便搬出来不同父亲住在一起,常有人调侃江雪总编是不是金屋藏娇才每天下班迫不及待往家里赶。

  江雪进门的时候那金屋藏着的娇正站在客厅喝水,那人赤着脚只穿一件T恤,似乎是刚起床的样子,两条长腿暴露在空气里,本就消瘦的身体罩在宽大的T恤里更显形销骨立,粉色长发披散着,眉眼与江雪有几分相类,一双异色瞳为苍白脸色平添几分妖异,这样一看气质倒与江雪不大一样了。他听见关门声转过头来,放下手中的杯子径直上前扑进江雪怀里。江雪抬手摸摸他头发柔声道,“怎么光脚就下来了?地上不凉吗?”。那人蹭蹭江雪的肩膀,面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那哥你抱我上楼好不好?”。

  那些调侃过江雪金屋藏娇的人若是此刻站在这里恐怕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其一自然是缘于从来面色冷淡不苟言笑的江雪大总编竟然弯了嘴角,不过比起这个,江雪真的将自己的亲弟弟横抱起来送上了楼怕是要更让人惊诧些。

  虽说兄弟之间关系亲厚并不是什么值得惊奇的事,但这情形不管怎么说也已经不是会发生在一般兄弟身上的了,要是正读小学的小夜也就罢了,但左安吉家次子宗三和兄长也不过就差三岁。况且宗三人前从来性子乖戾恣睢,在江雪跟前如此却温顺粘人着实教人侧目。

  

  这头宗三舒舒服服地窝在兄长怀里,抱着江雪的脖颈笑得灿烂。“刚睡醒?”江雪的目光带着点无奈轻轻柔柔地落在那人脸上。

  “嗯,觉得有点渴就醒了。”

  “现在还困吗?再睡会儿?”

  “嗯,哥你陪我睡会儿呗,你这几天都睡得那么晚黑眼圈都出来了。”宗三边说边伸手戳江雪眼下的青黑色区域。

  “这几天出版社事情有点多睡得不太好,我陪你睡一会儿。”江雪语气淡然,眼中却填满纵容。

  江雪把宗三放在床上,转头换了个衣服的工夫就见宗三睡着了。江雪在对方额上落了个吻,在他身侧躺下,眼神在瞥见床头柜上的盐酸帕罗西汀片时变得有些晦涩不明。宗三状似无意地朝他怀里钻了钻,江雪便也揽着宗三闭上眼睛,呼吸渐趋平稳。宗三缓缓睁眼看向江雪,目光是比之前更甚的依恋。

  “哥,别抛弃我。”




——TBC——

盐酸帕罗西汀片:用于治疗各种类型的抑郁症,包括伴有焦虑的抑郁症及反应性抑郁症。


犹豫了很久又加了个江宗的tag···我的江雪是不是太汤姆苏了···没尝试过短篇以外的文我会说?脑洞一时爽···然而我不是精神医学专业,写这个全靠临时抱佛脚,有错误麻烦小伙伴指正了。如果有太太愿意和我讨论下这方面的问题就太好了hhh

讲真这篇文我半点底都没【憋打我


评论(72)
热度(40)
  1. 人偶桑废物生存指南 转载了此文字

© 废物生存指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