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生存指南

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

【压切宗】关于我和我的二皮脸学生的一些小事 (上)

师生paro

本来想让他们小清新地谈个恋爱,但是写的时候一直在听花粥的民谣,它就变成了不好笑的段子。。

依然ooc

恶俗的伪文艺青年宗三和萌萌的hsb的故事

我马上要上课了没来得及检查欢迎捉虫



  压切长谷部瞪着教室门口正好整以暇站着的纤细身影,“左文字同学,这是你这周第三次迟到了。”顺带一提,这天周三。

  被叫做左文字的人不紧不慢地将滑到小臂的校服开衫整理好,抬起脸对着长谷部笑得诚恳,“抱歉老师,明天不会了。”

  长谷部无奈,深吸一口气道进来吧,快要高考了不要松懈。

  于是那抹出挑的身影慢悠悠的朝最后一排自己的座位移动过去,途经药研的座位时对方朝他无声的说了一句秀分快。

  那人从未掉下脸庞的笑容又灿烂几分,极是耀眼的模样。


  宗三左文字,18岁,和长谷部老师恋爱中。


  要说宗三这个人,小伙儿长得像幅画,身高接近一米八,腿长肤白成绩不差,嘴一张也舌灿莲花。上街就是8岁到80岁全年龄无差别攻击,再不济也该是个校园偶像,这种天怒人怨的设定标配果然应该是株高岭之花没错吧!长谷部就想不明白丫怎么就是个二皮脸呢!



  长谷部来到这所高等学校带的第一个班就是宗三他们班,那时宗三上高二。本来刚参加工作的年轻教师还没什么威慑力也是正常的事儿,但长谷部总是板着张脸未免有点让人畏惧,所以少有哪个学生愿意往枪口上撞,偏偏宗三就是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宗三向来嗜睡,晚上一定得睡足11个小时要不天塌下来都喊不醒的那种。上学十几年没赶上过一次朝礼,第一节课通常也是到不了的,万一前一晚不小心睡晚了上午的课全翘掉也不是没有过。不过他成绩一直过得去除了迟到也没什么别的毛病,屡教不改历届班主任也就张只眼闭只眼放任自流了。

  长谷部给他们班上的第一节化学课宗三就迟到了。那天化学课排在第二节,上课铃响起的时候,长谷部看了一眼正对讲台的唯一一个空位,脸色并不太好。他站在讲台上讲物质构成的时候宗三慢悠悠晃到了教室门口,看到讲台上的长谷部竟然还迷茫的抬头确认了一下自己有没有走错班级。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长谷部自然是要抓着这个机会杀鸡儆猴的,于是他瞄了一眼点名册,说宗三左文字同学你放学前针对本次迟到写个八百字的检讨上来交到我办公室来。宗三无辜地眨了眨眼,“您是?”。长谷部生生被噎了一下,愤怒之余还是瞪着眼睛简单解释了自己的身份。宗三就是那时候觉得这人眼睛紫水晶似的还挺好看的,他想看上去这么刻板无趣的人怎么能有这么一双玛丽苏气息的眸子呢?

  长谷部说完之后便打算让宗三回座位了,毕竟是上课时间他也不好耽误。宗三自然从善如流,走到一半又被长谷部叫住,“制服穿好。”宗三是个溜肩,校服开衫在他身上又有点肥大,经常会从肩上滑下来。宗三这次真的笑出了声来,他整整制服回到座位上。长谷部又朝他瞪眼,“上课时间笑什么!”宗三脸上的笑还未全部敛去,连忙调整表情坐好。


  那篇检查宗三到底还是交了,若是平时他是决计不会写的。但是新来的班主任和他雪青色的眸子好像有点反差萌?于是宗三不但写了,而且写得很起劲胡诌八扯洋洋洒洒五大张,从自己天生嗜睡诌到人类起源,从太极生两仪扯到空色不异,总之把锅甩得一干二净,一派高高挂起没有半点反省之意。

  最后自然是得了长谷部一顿臭骂,宗三面带微笑听着。长谷部皱眉看他,“你真的起不来?”

  “是呀老师。”宗三睁大眼睛让自己的话看上去更加有可信度,事实上要他早起是真的很困难,就算起来了也是一整天昏昏沉沉。

  这话长谷部自然是不信的。但是宗三从没有不迟到的时候这一点班长药研藤四郎也证实了,长谷部虽然刻板也不想强求自己的学生一定要按时到校坐在教室里呵欠连天。再者宗三成绩也还不错长谷部也没真打算难为他,只说以后尽量早些到校便放他回家了。

  后来宗三到校的时间好像真的早了些。



  “春天是恋爱的季节啊,”长谷部黑着脸听对面鹤丸的感叹,“啧啧,年轻真好~”如果鹤丸感叹的对象不是自己的学生的话长谷部或许会觉得更自在一些,他对于自己和朋友咖啡馆一聚却撞见学生的约会这件事只觉得无比尴尬。

  好在他们到的早些自己外侧又有烛台切多少可以挡住一些,可这仍然不能保证与他直线距离不足两米的宗三不会偏头看到他。

  此时宗三正扯着虚伪的笑脸和对面的女生说着话,虽然只是无关痛痒的闲谈但少女脸上略带羞涩的微笑已经将心思暴露无遗,宗三看在眼里却并无动容。那女生长谷部并不认得,只觉得有些面熟。后来两人似乎真的聊到爱情,女生说了些什么长谷部听不真切,宗三带笑的句子却被他听进耳中,“如果我爱你,而你不巧的不爱我,那你生病的时候,我只会打通电话慰问你,不敢奢求待在你身边*”。长谷部突然记起了宗三对面的女生不就是之前圣诞节舞会上给宗三弹了一曲致爱丽丝的那个三班班花么,虽然那天宗三早早回家睡觉了辜负了佳人一番心意,那之后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示。看来这女孩子是越挫越勇想把人带回家啊。

  这头鹤丸听了宗三的话“啧”了一声,“看来这女的没戏啊,人家拿村上春树堵她呢。”果然少女脸上出现了失落的神色,宗三对她无意这点她心里也通透着,却总是不想放弃。宗三这番旁敲侧击地提醒她注意距离也算是给足了她台阶下。


  长谷部这才发现自己这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人讲话了。他看了此前一直喋喋不休的鹤丸一眼,鹤丸玩味道,看你很关心的样子。烛台切则是眼观鼻鼻观心笑而不语。于是长谷部又黑了脸,作为班主任被“称赞”关心学生私生活很明显不是什么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就在这时他耳边又响起了一个比鹤丸的话唠子嘴更让他头疼的柔和嗓音,更让他头疼的是这嗓音的来源比起刚才明显距他近了不少,长谷部抖了一下 。

  “长谷部老师,这么巧。”他僵硬地转过头去,果然宗三已经笑意盈盈地站在了桌边。

  鹤丸素来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刚才他就觉得长谷部对这个学生似乎格外地上心,此时更是无视长谷部尴尬的眼色高兴地拍拍身边的空位示意眼前一看就不好糊弄的英俊小伙子坐下来。 

  意料之中的,宗三落落大方地坐下了,还极有礼貌地与鹤丸烛台切打了招呼。实际上从各个方面来说宗三坐在这里都说不上合适,这点宗三自然明白但他就是想坐下来。退一步说他也该欲拒还迎地客套一下但想到长谷部很可能顺着他的说辞将他打发走于是这一步也省去了。

  不过宗三似乎想多了,现在的长谷部看上去好像卡机了,他根本想不起来要找个借口拒绝宗三加入他和朋友的小聚。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刚才看上去像不像偷窥学生感情生活的猥琐班主任以及宗三如果问起来自己应该如何搪塞过去。

  见桌上三人都望着他,长谷部只能硬着头皮装模作样地开始介绍。

  旋即鹤丸就开始拉着宗三东扯西扯,还不时地穿插一点长谷部从小到大的种种难堪境遇,烛台切觉得有趣便也加入进去。自己的学生和自己多年的朋友坐在一起和乐融融话家常的诡异画面着实刺激了长谷部从刚才起就有些混沌的大脑,这种儿媳妇见婆婆的气氛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站起身来匆匆给鹤丸烛台切留了句晚点找你们就拖着宗三走了出去。


  长谷部推开店门就后悔了,没了鹤丸那个自来熟现在不是更尴尬了么。好在他虽然心中愁肠百结的面上却依然没什么表情,倒是宗三轻松自在的任他拉着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快要6点了啊,老师我们去吃火锅怎么样?”

  长谷部:“···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你吃饭了?”

  宗三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拽着长谷部朝附近一家店走去,“去嘛老师,我好不容易有人约结果人家走了把我一个人扔那多么可怜。”

  长谷部心道不是你自己把她拒绝了吗你想怪谁。长谷部看上去很不好说话却意外地不太会拒绝人,所以最后这顿火锅还是吃了,当然是长谷部买单毕竟他一个老师总不能让学生出钱。

  除了长谷部没忍住对碗里堆满肉类的严重偏食的宗三开启了老妈子模式这点之外白蹭了一顿火锅的宗三还是非常愉悦的。

  宗三的长发被晚风吹起来,他转头看走在自己左侧的长谷部,突然开口问老师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呢。

  随后自己又开口道,“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他在天桥上边倒着走边微笑着对长谷部说,“我一直相信柏拉图《对话录》里那个假说,自从上帝把人一劈为二,所有的这一半都在世界上漫游着寻找那一半。爱情,就是我们渴求着失去了的那一半自己。*”

  过了很久长谷部每每想起那天晚风里对自己微笑的宗三,还总是觉得动容。




——TBC——

*:出自 村上春树 《如果我爱你》

玛格丽特·杜拉斯 《情书》电影台词

米兰·昆德拉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还有火锅那个梗是前两天和029太太从嘉太太聊天的时候说到的hhhh

评论(6)
热度(41)
  1. 人偶桑废物生存指南 转载了此文字

© 废物生存指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