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生存指南

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

【压切宗】 关于我和我的二皮脸学生的一些小事 (中)

师生paro ooc注意

理性讨论,写甜文不甜拿什么药医···【好吧写段子也不好笑

Loveholic卡得痛不欲生请务必允许我先更这篇


  动容归动容,在长谷部这类理科脑永久性创伤患者的认知里,爱情就是多巴胺大量分泌的结果。于是他就接过宗三的话头一本正经地给人家讲起了神经递质。宗三当时从天桥上跳下去的心都有了,他想他和这么个一看就知道一辈子都不会有性生活的人瞎白霍什么。



  长谷部和宗三在一起之前还是经过了相当一番心理斗争的。这点倒是出乎宗三的预料了,当然他的原话是“我还以为你这个伦理道德的奴隶看上去生理需求都比常人少一项的无性恋会干净利落地拒绝我呢”。长谷部显然已经习惯了宗三的牙尖嘴利,不打算做徒劳的反驳。他只是拉过自己的学生轻轻地抱了抱,宗三脸红得有些措不及防,没有注意到长谷部脸上因为比自己矮了一厘米而闪现的懊恼神情。

  后来有次宗三在长谷部喝多了的时候和他聊天,想着说不定能套点长谷部的糗事什么的实在不行让他把银行卡密码秃噜了也不错结果意外得知当时长谷部是想亲他额头的,不巧宗三那天穿了双中跟的小皮鞋导致长谷部在不踮脚的状态下根本实现不了这个动作。长谷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挺委屈的,因为喝了酒眼睛也有点红红的。宗三抱着肚子笑完之后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又问他那你非得亲额头啊,你不能亲个嘴啊。长谷部眨巴眨巴眼说你不是我的学生吗。宗三愣了愣,他和长谷部表白心意的时候没有考虑很多,也确实没指望会得到回应。毕竟那时他和长谷部还是师生关系,又是同性,虽然校规没有明确规定师生不能恋爱,但总归会对双方造成影响的。但是他也没想过要放弃,大不了等到自己毕业以后呗。现在想来循规蹈矩如长谷部那时的心理负担远不是自己这样离经叛道惯了的人可以想象的。

  宗三凑过去抱着长谷部的脖颈咬他的下唇,“没关系哟长谷部老师,现在我已经不是你的学生了。”然后就看到长谷部往他肩上一趴睡着了。宗三顿时无言,环视长谷部北欧风格的公寓准备把他弄到床上去,一边在心里怀疑在这种色调的房子里长谷部是不是能下得去手自慰最后得出的结论叫做果然自己男朋友是个性冷淡。



   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学校要求班主任进行家访,主要目的在于让学生及家长摆正心态,避免考前焦虑。宗三排到的时间是周六晚上,傍晚长谷部接到宗三的电话,“怎么样老师,有没有一种要见家长的感觉?”听着电话那头戏谑的声音,长谷部对着空气结结实实地翻了个白眼。

  挂了电话长谷部对着一柜子灰棕黑琢磨了半天,发现穿哪件根本没多大差别。宗三最嗤之以鼻的就是长谷部仿佛提前进入老年期的穿衣品位。这一点宗三与长谷部截然不同,宗三在家是有自己的衣帽间的,因为没那么大柜子能装下他色彩斑斓款式各异的衣服。这点从他和长谷部出门的时候打扮从来没重样过就可见一斑。

  其实长谷部真的有点紧张,毕竟身为老师把自己学生拐走着实不是什么能叫他理直气壮的事,以致于进停车场的时候差点把车倒进绿化带里。当然这都是他得知宗三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之前的事了。长谷部坐在沙发上端着杯茶怒视宗三,“你爸妈呢?”宗三摊手,“我没说过吗,我爸妈现在各过各的,我爸去阿尔卑斯山追求梦想了,我妈做她的生意还带着小夜忙得很不和我们住一起。”你确实没说过。长谷部懒得和他掰扯,又问那你哥呢。宗三他哥江雪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学霸高中在宗三他们学校念的,成绩长年第一,又是业界小有名气的律师,现在照片还挂校长室。“我哥出国了,去看望朋友。”宗三耸耸肩笑嘻嘻的答。

  长谷部抬首愤恨的瞪他半晌,末了放弃一般的叹口气,“那你吃晚饭了?”

  “没呢,不是等着老师你嘛。”宗三继续一副无赖嘴脸。长谷部想着这种人怎么可能会考前焦虑,总归成绩还不错自己又盯得紧,父母不在家家访也没什么意义。

  “换衣服,去吃饭。”

  宗三登时眉开眼笑凑过来,“谢谢老师!”。长谷部看他近在咫尺的漂亮笑脸,一时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探过头在宗三侧脸上轻吻了一下。宗三愣了下,反应过来之后笑容更甚,勾着长谷部脖子亲在他唇上。说到底长谷部并不是个性冷淡又是打心眼稀罕宗三,这种情形饶是他师德师风时刻谨记也不免有些心猿意马。


  所以说生活就是一部狗血剧。不要和你的学生在他家里做一些污七糟八的事,这是长谷部在和宗三耳鬓厮磨之际瞥见门口江雪不怎么好看的脸色之后得到的沉痛的教训,虽然当下他脑中只剩了一句卧槽。

  “哥,你怎么···”宗三也是一脸惊诧。

  “我提前回来了没来得及告诉你,你不是要考试了吗我不放心。”江雪虽然面色不善对自己弟弟说话却还是柔声细气。随后打量了一眼长谷部,这就是要问个清楚的意思了。

  长谷部既然决定和自己学生在一起当然也是有随时向家长坦白的觉悟,然而他从没想过是在如此尴尬的场合。“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宗三的班主任,也是他的男朋友。”他一板一眼地说,而且江雪说起来还比他年长两岁,长谷部语气中也不乏尊敬。其实他不知道自己诚恳的介绍在江雪哥哥听来就和示威差不多,于是无辜的班主任就目睹了江雪的脸色更黑几分。

  这时宗三突然笑了起来,“哥好了,你别吓他了,老师来家访的。”,然后转头朝长谷部低声道我哥早就知道了。

  “那这样的家访我还真是第一次见,”江雪边说边不经意似的扫了长谷部一眼,“行了我回来拿点东西,一会儿还有事,这就走了。长谷部老师自便,回头见吧。”


  江雪离开后长谷部默默松了一口气,江雪看起来对他们的事没有反对的意思。但为什么总是对自己摆脸色呢?长谷部心中想着这件事就不知不觉地问了出来,宗三听了笑着回答,“我哥本来就这样啊,看上去不太高兴的样子。不过嘛~”

  “嗯?不过什么?”长谷部不解。

  “不过可能还有点,大概就是,自己喂大的猪跑了,那种不太爽的感觉吧?”宗三摸着下巴想了想。

  长谷部忍笑看着宗三难得认真的表情,挨过去又在宗三唇角亲了一下,接着牵过他的手出门,“那现在我要去喂猪了。”




——TBC——

评论(10)
热度(31)
  1. 人偶桑废物生存指南 转载了此文字

© 废物生存指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