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生存指南

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

【压切宗】Loveholic (2)

我究竟写了些什么鬼 系列······

对不起我懒癌又犯了。。【土下座

这文真正的脑洞一时爽,我连书带电影看了一堆感觉还是不太能把握边缘的性格

微烛俱注意避雷

OOC


  因着职业的关系,长谷部察言观色的本事比旁人自然是强上不少。不过此刻他并不需要什么职业眼光,翘脚坐在诊疗室的那位显然不打算掩饰自己糟糕的心情。

  宗三紧抿着唇,右手食指和中指烦躁的在一旁的玻璃桌面上敲打着,见到长谷部时也没抬一下眼皮。毫无疑问他的病人对这次的治疗完全是不耐而抵触的。

  然而他不但来了,甚至比定下的时间还要早了些。


  “我不认为你能帮我。”宗三托着腮恹恹地看着长谷部,“你应该知道我在UK的时候也有过治疗师,他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帮助。你们都是骗子。”

  “左文字先生,可你还是来了我的治疗室。”长谷部并不恼火,心平气和地道。

  “没错,因为我的兄长希望我接受治疗。”

  “通常来说,正在溺水的人在身边没有拉他上岸的助力时依然会拼命挣扎。因为尽管希望渺茫他们还是想尽力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宗三闻言抬起了眼——从到达诊疗室以来头一次地——端详起对面那张不苟言笑的周正面容。良久,他撇撇嘴笑起来,“哦?原来我竟是如此渴望压切长谷部医生这根稻草呢,那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长谷部仿佛对宗三夹枪带棒的讽刺毫无觉察,只点头应下来,“多多指教。”

  宗三眼珠一转又笑说,“我去抽根烟没问题吧我的救世主先生。”随即起身便出了门,摆明了不需要长谷部的首肯。


  宗三大马金刀地往驾驶室一坐抽了支红大卫放在嘴边点燃了,一脚油门冲了出去,将近90迈的速度昭示着他此刻濒临炸裂边缘的怒气,至于明天会不会收到罚单早就不在这位二大爷的考虑范围内了。这头长谷部站在窗边看着宗三的车一阵风似的绝尘而去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宗三漫无目的地转了几圈之后去了自己的画室,那里可以说是能让他翻腾的无名火平息下来的唯一去处。

  江雪挂掉电话向后靠在椅背上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虽说昨晚他建议宗三继续治疗时对方答应的很爽快,宗三的不配合他也并不是没预料到,或者说宗三要是半点不抵触地积极治疗那才是该让江雪吓一跳的。毕竟宗三在英国上学的时候换了三个治疗师没有一个能让他乖乖配合的。如果可以他当然希望宗三万事顺意的过活,只是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人由于酗酒过度用药进急诊室的惊惧滋味江雪感受一次都觉精疲力尽。

  

  宗三添上最后一笔,看一眼沙发上振动的手机,窗外瑰丽天光将屏幕上江雪清冷的侧脸照射得模糊不清。宗三一时间脸上竟泛起些委屈神色,扭头拎起包离开了画室。


  抱着一杯黑方窝在灯红酒绿里,宗三沉默着看街上车水马龙华灯初上。身边的沙发陷下去一些,宗三回神来看时见是烛台切光忠,挑挑眉揶揄道,“我还道是哪个落单的美人来抚慰我这寂寞的心,大好时光烛台切老板不在家温存到这来视察工作还是打发时间?”烛台切只是笑,往手边的杯子里抛了几块碎冰,“俱利酱今晚有事。”宗三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看过去,将杯子里剩下的酒倒进嘴里。

  烛台切和宗三是高中同学,一起作过死写过检讨进过教导处的,感情自然不错彼此也了解。比如此时烛台切就不难看出宗三的心猿意马,“和你哥闹不愉快了?”。

  宗三摇头,抽了支烟递给烛台切。

  “哟,除了你哥这世上竟然还有能让你臭着一张脸的人?”

  宗三抄起桌上的打火机就朝来人砸过去,“闭嘴药研,我可是个精神病,杀人都能免罪的。”

  他这话一出烛台切和药研便了然,这是江雪又给他联系治疗师了。宗三这人格障碍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外人看他是傲慢乖戾喜怒无常,他们这帮旧友倒真是觉不出什么。药研说这叫虱子多了不嫌痒,我们哪个不是被那小子迫害了这些年了早习惯了。

  药研走到宗三对面探身帮他把嘴边的烟点了,“说真的宗三,如果就是点情绪病,我们没人在意,反正你这烂性格也没多少变差的空间了。你要是不酗酒不嗑药没有自残倾向谁也不愿意罔顾你的意思让你去接受那什么劳什子治疗。你在UK的时候那次一瓶阿司匹林就着伏特加就灌下去了我们听说了都吓出一身冷汗,就算你不是打算自杀谁能放得下心?你哥从小把你当心头肉地疼着他能惯着你的臭脾气那他也能看着你变着法折腾自己吗?”



——TBC——

更新很少。。下一更会尽快的

评论(4)
热度(16)

© 废物生存指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