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生存指南

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

【鹿白】常规恋爱

我闹着玩儿呢 没头没尾没完

  鹿晗晚间给要出国一哥们儿践行,散场是午夜了,他上了车想到这天下午边伯贤说过暑假过了就文理分科班里一帮子要聚一聚的,电话过去问了问果不其然还在玩儿呢。鹿晗说这钟点儿也不早了不如我过去接你也省的大半夜的再叫司机跑一趟,边伯贤笑嘻嘻地应了。鹿晗到时边伯贤已经在门口等着了,面前还站了个姑娘在跟他说着什么。这类情形鹿晗素来是有经验的,只看那女孩儿赧然神色他心下便了然,胸中就另有一股不可诉诸于口的酸。既然不可对人言,他便还是要扮着贴心好哥哥的模样,又一通电话告诉边伯贤自己到了,在那人张望过来时摇下车窗向他招手。鹿晗看他步履稳当眼色清明的,稀奇地问道,“没喝?”边伯贤关上车门,“一瓶百威,没别的。”鹿晗便又促狭地笑着睨了他一眼,“我是不是坏你好事了?”说完又觉得自己简直阴阳怪气,他早前是喝了几杯的,现在倒像酒劲儿上来了讲话不过脑子。边伯贤没作声,伸出五个手指在他眼前晃,“上头了吧,这是几还认得吗?”边伯贤的手生得极好,柔荑葱根作比都是不过分的,鹿晗不耐地闭了闭眼,把这一只手攥住了放下去却没松开。边伯贤也没挣,各自看着窗外沉默片刻,边伯贤又开了口,“我拒绝了,你几时见我答应过,不喜欢没意思。”“那你有喜欢的?”边伯贤不答,只转过脸来看,鹿晗头微微仰着靠在座椅上,垂着眼帘儿同他对望。逆行的车流里有灯光晃着鹿晗半边脸,半阖的大眼睛里漆黑瞳仁儿流光溢彩。

  鹿晗突然叫停车,说我晚饭吃得撑了你陪我走一走,左右离家也不过剩两三公里,又让司机先行走了。车靠边停了,边伯贤前脚跟着鹿晗下来后脚就岔他,“您今晚吃的是铁啊这个点儿了还没消食儿哪。”鹿晗并不跟他贫,伸手拽了他小臂使他近前来,低了头去吻他,嘴唇柔软地贴上来,细水长流地厮磨。边伯贤把胳膊抽出来反去扣鹿晗的手,掌心相碰那一刻都触到对方细密的汗,吻渐渐地深了,鹿晗睁开眼睛看,恰好又对上边伯贤眸中笑意,于是退开一点距离问,“我俩有意思没?”边伯贤只管笑,再靠过来亲在他嘴边,“有。”

  两个人牵着手慢悠悠地回了,平日里聒噪得很现今一路竟没什么话,到了家门口又舍不下起来。按说正是假期里,两家不过隔着条车道还不是想什么时候见就什么时候见,此刻偏又生出许多流连,这一天在外面玩闹应酬的乏也觉不出了,可见有情饮水饱不是虚言。不过凌晨两点的大院里实在不适合这难舍难分的戏码,方才大门口站岗的警卫员见这两位少爷魔怔了似的半夜三更地散起步来也惊诧了一下。鹿晗仗着四下无人凑近了和边伯贤吻别,这可算是在长辈的眼皮子底下了,别有一番惊险滋味。

评论
热度(11)

© 废物生存指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