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生存指南

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

【压切宗】亲密关系

返校前一天报社


  自打过了三十六岁生日,宗三回家吃顿饭都觉得他妈看他的眼神一天赛一天的苦大仇深直瘆得他头皮发麻。偏偏老太太难得亲自下厨叫他来家吃他还不好拒绝。

  宗三第二天还有个稿子要交在那里匆匆吃过饭便回去自己的房子。扔在副驾座位上的手机震动起来,宗三瞥一眼屏幕上的社畜二字随手摁下挂断。

  开到二环堵了车,宗三将车窗降下来靠在座椅上不紧不慢的点了根烟,手机屏幕再次亮起来,宗三眯着眼无声地笑了笑摁下了免提。


  做编辑最痛苦不过摊上一个宗三这样不到deadline最后一秒不交稿的专栏作家。所有...

【压切宗】 不惑

放个短篇混个更,之前写了一半放置play了

流水账式 可以当做旧情人的后续

快要四十岁的压切宗

感觉这首歌还挺合适 http://music.163.com/#/m/song?id=36392490


  长谷部回到家时,远处的钟楼正好敲响了第十下。渺远的钟声此刻在寂静的室内清晰起来,楼梯拐角处暖黄色的灯盏仿佛不甘长夜漫漫一般徒劳地亮着。

  长谷部没去开客厅的灯,脱下风衣外套摸黑接了一杯水,温热从口中经食道滑至胃袋驱散了身上残留的十二月的萧瑟。他放下杯子上楼,主卧虚掩的门透出些许光线,长谷部放轻动作推门进去。床上的人翻了...

【压切宗】Loveholic (2)

我究竟写了些什么鬼 系列······

对不起我懒癌又犯了。。【土下座

这文真正的脑洞一时爽,我连书带电影看了一堆感觉还是不太能把握边缘的性格

微烛俱注意避雷

OOC


  因着职业的关系,长谷部察言观色的本事比旁人自然是强上不少。不过此刻他并不需要什么职业眼光,翘脚坐在诊疗室的那位显然不打算掩饰自己糟糕的心情。

  宗三紧抿着唇,右手食指和中指烦躁的在一旁的玻璃桌面上敲打着,见到长谷部时也没抬一下眼皮。毫无疑问他的病人对这次的治疗完全是不耐而抵触...

【压切宗】 关于我和我的二皮脸学生的一些小事 (中)

师生paro ooc注意

理性讨论,写甜文不甜拿什么药医···【好吧写段子也不好笑

Loveholic卡得痛不欲生请务必允许我先更这篇


  动容归动容,在长谷部这类理科脑永久性创伤患者的认知里,爱情就是多巴胺大量分泌的结果。于是他就接过宗三的话头一本正经地给人家讲起了神经递质。宗三当时从天桥上跳下去的心都有了,他想他和这么个一看就知道一辈子都不会有性生活的人瞎白霍什么。


  长谷部和宗三在一起之前还是经过了相当一番心理斗争的。这点倒是出乎宗三的预料了,当然他的原话是“我还以为你这个伦理道德的奴...

【压切宗】关于我和我的二皮脸学生的一些小事 (上)

师生paro

本来想让他们小清新地谈个恋爱,但是写的时候一直在听花粥的民谣,它就变成了不好笑的段子。。

依然ooc

恶俗的伪文艺青年宗三和萌萌的hsb的故事

我马上要上课了没来得及检查欢迎捉虫


  压切长谷部瞪着教室门口正好整以暇站着的纤细身影,“左文字同学,这是你这周第三次迟到了。”顺带一提,这天周三。

  被叫做左文字的人不紧不慢地将滑到小臂的校服开衫整理好,抬起脸对着长谷部笑得诚恳,“抱歉老师,明天不会了。”

  长谷部无奈,深吸一口气道进来吧,快要高考了不要松懈。

  于是那抹出挑的身影...

【压切宗】Loveholic (1)

现pa 大量私设 大量江宗情节及边缘性人格障碍描写注意避雷

O!O!C!

应该是个中篇

每次发文就像见丈母娘一样紧张··· 以及这一章半点压切宗都没


  长谷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长发是极清浅的蓝色,在脑后高高束起,刘海左边比右边长一些,身着剪裁合身的白色西装,与发色一致的衬衣映着白皙脸庞,手腕上一串佛珠却显得有些突兀了,清秀的眉眼微敛着,靠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举止优雅地喝茶。看着倒是柔弱无害的模样。

  作为让法务大臣左安吉每每提到都掩不住骄傲神色的长子,江雪左文字自然不...

【压切宗】 旧情人 (下)

   “在爱情这件事上你如果考虑起自尊心来,那只有一个原因,实际上你还是最爱自己。”*

  
  宗三和长谷部之间从未有过所谓真情剖白 ,长谷部并非宗三的第一次,而他在过去的二十年里,确实不曾言爱。

  像宗三这样的人,面上看起来温柔无害,骨子里比谁都傲慢冷淡,一旦主观感到危机便登时竖起一身的刺将对方逼退不留余地。

  所以在宗三看来,在不清楚对方的心意前先把自己剥皮拆骨一颗心赤裸裸地摆出来是愚不可及的。毋论各类文学作品把一厢情愿美化得如何催人泪下,说到底它还是要走向不...

【压切宗】旧情人 (上)

渣作慎入

现pa 私设有 ooc有

是个迟钝又胆小的宗三的故事

BGM http://music.163.com/#/m/song?id=86034 


  “分开吧。”宗三笑吟吟地道。

  长谷部一如既往僵着张脸没什么表情,良久抿着嘴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宗三敛了眉眼轻笑两声。而后只剩沉默。


  宗三左文字喉咙里卡了一根鱼刺。

  宗三意识到的时候它就在那里了,他想该是因为晚餐的鳗鱼饭。单凭自己没法把它拔出来,但是宗三没打算去医院,他不喜欢以病人的身份进入那里...

© 废物生存指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