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生存指南

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

【勋白】未亡人

为今天人歌父爱如山的寻仙车干杯~


  边伯贤在正午刀刃一般的灼热光线中醒过来,双眼睁开一道缝就感觉自己要瞎,外头带着温度的刺扎得他脑袋生疼。他坐起来按着太阳穴下床去拉上窗帘,厚重的海藻绿垂下来房间骤然变暗。床上另一个人感到光线的变化从被子里探出半个身子看他,锁骨上的暧昧痕迹毫不遮掩地昭示着昨夜的巫山一会。皮相倒是上乘的,但一双桃花眼眼波流转就是无端叫人觉出些轻佻。

  边伯贤倒回床上,“我还得睡会儿。”,那人却充耳不闻径自拿过遥控器开了电视,于是看到电影频道在放送《同归》就实在说不上是意外的事了。演员吴世勋逝世一周年,趁他还没在大众麻木的记忆里销...

【勋白】有情人

赶不上520赶个521吧

是的我就是一个破镜重圆梗重度中毒患者。。。


  那人向他伸出手,笑得眉眼弯弯,“哥哥,这个给你。”边伯贤觉察到他语气中未言明的撒娇意味,想着要逗他一下才好,斟酌着言辞道,“我才不要,有刺的”。男孩子雀跃的神色登时就要垮下来,边伯贤便不敢再调笑,只见牙不见眼的接过来,手里带上欢喜的温度去揉对方的头帘儿。


  边伯贤睁开双眼,哪还有一株待放的玫瑰,将明未明的天光从落地窗帘细小的缝隙窸窸窣窣地挤进来。边伯贤复又闭了闭眼,这才想起几何时这枝花也曾是真真切切落在自己指间的,不过对面那人笑靥比玫瑰更明艳...

© 废物生存指南 | Powered by LOFTER